农讯之家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990|回复: 1

合作社的钱,好借也好还,

[复制链接]

4

主题

4

帖子

23

积分

潜水农人

UID
7648
金钱
19
发表于 2019-5-31 09:20:2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苦尽甘来——
合作社里的土地收益、股金分红,一年下来人均能增收小5000块钱,这让很多亲朋好友觉得眼馋呢。因为我就是实例,包括我从合作社借款都是通过合作社的收益来还上的。所以说合作社的钱,好借也好还!”村民徐志林跟我闲聊的时候高兴地说着他的脱贫经历。
在巫溪县红池坝镇中岗村,众鼎中药材种植专业合作社充分利用入股资金流转周边土地,实行集约化经营,种植中药材。产品由重庆市的一家龙头企业统一收购、统一销售,药材一点都不愁卖。
徐志林:“现在这种模式大伙儿都认可。我有很多同学,包括在外打工对合作社不了解的都对这个事儿很感兴趣。说这好事你咋不告诉我们一声呢。我说都是农村户口,我帮着问问,来年你们都入呗!”
合作社理事长陈华说,今年,合作社的入股方式还要推陈出新,争取把周边村屯的农民也吸纳进来。到年底,人均收入还能提高20%。
陈华:我们就是说以土地形式入股,先给他们土地的基本金,到年终的时候用利润再给他们二次分红,再有就是我们今年加盟了那个农九州以后新改变的这个模式。一是减少了资金的压力;第二,风险共同承担,大家的心更往一起使。
曾经挣扎在生死苦海——
阳光总在风雨后,徐志林能有现在的收获,谁曾想到,他曾经遭遇过得那场重创。
20141213日,巫溪县红池坝镇中岗村平均海拔超过2000米的女儿厂上,雪花纷纷扬扬,空气寒冷刺骨。
走进中岗村,一眼便可以看到徐志林的家:周围全是砖房,这栋墙体已裂开几个口子的土坯房显得分外打眼。
其实,早在三四年前,徐志林一家的小日子过得还不错。
2009年底,徐志林在西南大学接受了药材种植培训后,与村民合伙在女儿厂种植云木香和党参。大家齐心协力,很快,种植面积从最初的10亩扩大到100多亩,当年冬天,就挖了10余万斤云木香,然而,问题也来了,如何才能把云木香运下山呢?
“当时到女儿厂,就一条‘毛毛路’,只有三四十厘米宽,两旁是陡坡深谷。”徐志林介绍说,由于路险难行,上下女儿厂徒手攀爬单程都要近3个小时,药材又必须抓紧时间背下山,否则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80多万元的收入化为乌有。
徐志林只好请挖药材的村民一袋一袋地往山下扛,扛一袋给50元的工钱。
“很多人扛了一趟就不干了。”山路本就难行,冬天下雪后更是凶险异常,这让很多村民望而却步。徐志林记得,在王家槽槽口,一个村民脚下一滑,连人带药材就往深谷滚落。幸好人被树枝挂住,只是受了轻伤,但50多斤药材却找不回来了。
万般无奈,徐志林一边自己背药下山,一边再三请求村民帮忙,最终花了近1个月时间,才将所有云木香扛下山。
云木香是运下了山,可光挖药材和运下山的人力成本就花不少资金,除去种子、化肥、管护等费用,在山上忙碌了4年,却惨遭亏损。
亲戚朋友借遍了,都被借怕了——
徐志林心急如焚,“能不能修条路到女儿厂呢?哪怕是条机耕道也好呀。”
被修路的想法整得彻夜难眠,他便试探着征询妻子的意见。不出所料,妻子一个劲儿摇头:“上女儿厂,要经过王家槽、籈子石等地,那都是崖壁壁,啷个修得通?再说,修路,钱从哪里来?”
不死心的徐志林又几次上女儿厂,沿途细细查看,心中逐渐有了底。他分析给妻子听:“村道已经到大阳煤矿了,再往上到女儿厂,我估摸着有5公里,50万就能把路修上去,碰到崖壁就用炸药炸。”
晓之以理、动之以情,最终徐志林的苦心没有白费,他修路的提议在家庭内部一致通过。
201412月,徐志林拿出准备盖新房的钱,连同着儿子借来的15万元钱,购买了开山修路所需的空压机、柴油机等物资,带着弟弟、女婿等人开始开山修路。
可要在深谷陡坡间修一条路出来,徐志林准备的近40万元仍然差些。
“亲戚朋友都借遍了,也都被我们借怕了,看着我就躲。”临近冬至,女儿厂的雪纷纷扬扬,说起往事,徐志林颇有些自嘲,“到现在,新房子没着落,欠条倒是有30多张。”
道路修通了,财路也随之通了——
参与修路的人,除了徐志林等三家人,就只有雇来的一名挖机师傅、一名放炮手,另还有两人负责打炮眼。苦力活总是更加费劲,偶尔停下来抽根烟,解解乏,闲聊中,挖机师傅的随意一句话,点醒了徐志林。“修路工程不小了,钱还不够吧,听说这会儿合作社也能借款了!村里那个马宇、赵辉他们都在那个合作社上班了么。”他说。
原本差钱的徐志林,干完活后就找到了同村的马宇。“当时也巧了,正好合作社的理事长也打算找他说说这个事儿。”马宇说。
“路修好了,对大伙儿都有利,合作社也发展的更好,加入合作社成为咱们的社员,有马宇给担保,修路的资金就能解决一部分了,而且药材通过合作社里面的这个运营模式,销路也拓宽了,多好的事儿。”理事长陈华对于徐志林能主动上门咨询合作社的事儿特别高兴,因为合作社本身就能为他解决一些问题,而且还能实现共同富裕的目标,作为村里的干部又是合作社的领头人,带领全村人致富是最终的目标。
小康不小康,关键看老乡!合作社发展之初需要资金支持,财政扶;合作社要想发展壮大,更离不开资金。农九州运营"三位一体"运营模式中的"信用合作",开展资金互助,帮助成员发展,丰富了农村金融市场,就是农民自己的“草根金融”。
凭着合作社在村里的口碑,凭着马宇和陈华的人品,徐志林深思熟虑后,成为了合作社社员,并通过担保借款2万元。都说心往一处想,劲儿往一处使,利民的事儿,大伙儿都支持,所以社员们齐心协力为他凑齐了修路的最后一笔短缺资金,终于解了修路这道难题。
路越修越通,人心越修越齐,正如当初徐志林预料的那样,修通了路,节约了成本,合作社也得到了进一步发展,让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种植中药材的前景,加入合作社的村民增加到28户,其中有6户是贫困户。
徐志林介绍,下一步,合作社将扩大种植规模,同时带动更多村民参与中药材种植,“我找村民和合作社‘借’了一条路,当然要和大家一起走上致富路。”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4

主题

4

帖子

23

积分

潜水农人

UID
7648
金钱
19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5-31 09:21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
合作社的钱,好借也好还,

苦尽甘来——
“合作社里的土地收益、股金分红,一年下来人均能增收小5000块钱,这让很多亲朋好友觉得眼馋呢。因为我就是实例,包括我从合作社借款都是通过合作社的收益来还上的。所以说合作社的钱,好借也好还!”村民徐志林跟我闲聊的时候高兴地说着他的脱贫经历。
在巫溪县红池坝镇中岗村,众鼎中药材种植专业合作社充分利用入股资金流转周边土地,实行集约化经营,种植中药材。产品由重庆市的一家龙头企业统一收购、统一销售,药材一点都不愁卖。
徐志林:“现在这种模式大伙儿都认可。我有很多同学,包括在外打工对合作社不了解的都对这个事儿很感兴趣。说这好事你咋不告诉我们一声呢。我说都是农村户口,我帮着问问,来年你们都入呗!”
合作社理事长陈华说,今年,合作社的入股方式还要推陈出新,争取把周边村屯的农民也吸纳进来。到年底,人均收入还能提高20%。
陈华:我们就是说以土地形式入股,先给他们土地的基本金,到年终的时候用利润再给他们二次分红,再有就是我们今年加盟了那个农九州以后新改变的这个模式。一是减少了资金的压力;第二,风险共同承担,大家的心更往一起使。

曾经挣扎在生死苦海——

阳光总在风雨后,徐志林能有现在的收获,谁曾想到,他曾经遭遇过得那场重创。
20141213日,巫溪县红池坝镇中岗村平均海拔超过2000米的女儿厂上,雪花纷纷扬扬,空气寒冷刺骨。
走进中岗村,一眼便可以看到徐志林的家:周围全是砖房,这栋墙体已裂开几个口子的土坯房显得分外打眼。
其实,早在三四年前,徐志林一家的小日子过得还不错。

2009年底,徐志林在西南大学接受了药材种植培训后,与村民合伙在女儿厂种植云木香和党参。大家齐心协力,很快,种植面积从最初的10亩扩大到100多亩,当年冬天,就挖了10余万斤云木香,然而,问题也来了,如何才能把云木香运下山呢?
“当时到女儿厂,就一条‘毛毛路’,只有三四十厘米宽,两旁是陡坡深谷。”徐志林介绍说,由于路险难行,上下女儿厂徒手攀爬单程都要近3个小时,药材又必须抓紧时间背下山,否则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80多万元的收入化为乌有。
徐志林只好请挖药材的村民一袋一袋地往山下扛,扛一袋给50元的工钱。
“很多人扛了一趟就不干了。”山路本就难行,冬天下雪后更是凶险异常,这让很多村民望而却步。徐志林记得,在王家槽槽口,一个村民脚下一滑,连人带药材就往深谷滚落。幸好人被树枝挂住,只是受了轻伤,但50多斤药材却找不回来了。
万般无奈,徐志林一边自己背药下山,一边再三请求村民帮忙,最终花了近1个月时间,才将所有云木香扛下山。
云木香是运下了山,可光挖药材和运下山的人力成本就花不少资金,除去种子、化肥、管护等费用,在山上忙碌了4年,却惨遭亏损。

亲戚朋友借遍了,都被借怕了——

徐志林心急如焚,“能不能修条路到女儿厂呢?哪怕是条机耕道也好呀。”
被修路的想法整得彻夜难眠,他便试探着征询妻子的意见。不出所料,妻子一个劲儿摇头:“上女儿厂,要经过王家槽、籈子石等地,那都是崖壁壁,啷个修得通?再说,修路,钱从哪里来?”
不死心的徐志林又几次上女儿厂,沿途细细查看,心中逐渐有了底。他分析给妻子听:“村道已经到大阳煤矿了,再往上到女儿厂,我估摸着有5公里,50万就能把路修上去,碰到崖壁就用炸药炸。”
晓之以理、动之以情,最终徐志林的苦心没有白费,他修路的提议在家庭内部一致通过。
201412月,徐志林拿出准备盖新房的钱,连同着儿子借来的15万元钱,购买了开山修路所需的空压机、柴油机等物资,带着弟弟、女婿等人开始开山修路。
可要在深谷陡坡间修一条路出来,徐志林准备的近40万元仍然差些。
“亲戚朋友都借遍了,也都被我们借怕了,看着我就躲。”临近冬至,女儿厂的雪纷纷扬扬,说起往事,徐志林颇有些自嘲,“到现在,新房子没着落,欠条倒是有30多张。”

道路修通了,财路也随之通了——

参与修路的人,除了徐志林等三家人,就只有雇来的一名挖机师傅、一名放炮手,另还有两人负责打炮眼。苦力活总是更加费劲,偶尔停下来抽根烟,解解乏,闲聊中,挖机师傅的随意一句话,点醒了徐志林。“修路工程不小了,钱还不够吧,听说这会儿合作社也能借款了!村里那个马宇、赵辉他们都在那个合作社上班了么。”他说。
原本差钱的徐志林,干完活后就找到了同村的马宇。“当时也巧了,正好合作社的理事长也打算找他说说这个事儿。”马宇说。
“路修好了,对大伙儿都有利,合作社也发展的更好,加入合作社成为咱们的社员,有马宇给担保,修路的资金就能解决一部分了,而且药材通过合作社里面的这个运营模式,销路也拓宽了,多好的事儿。”理事长陈华对于徐志林能主动上门咨询合作社的事儿特别高兴,因为合作社本身就能为他解决一些问题,而且还能实现共同富裕的目标,作为村里的干部又是合作社的领头人,带领全村人致富是最终的目标。
小康不小康,关键看老乡!合作社发展之初需要资金支持,财政扶;合作社要想发展壮大,更离不开资金。农九州运营"三位一体"运营模式中的"信用合作",开展资金互助,帮助成员发展,丰富了农村金融市场,就是农民自己的“草根金融”。
凭着合作社在村里的口碑,凭着马宇和陈华的人品,徐志林深思熟虑后,成为了合作社社员,并通过担保借款2万元。都说心往一处想,劲儿往一处使,利民的事儿,大伙儿都支持,所以社员们齐心协力为他凑齐了修路的最后一笔短缺资金,终于解了修路这道难题。
路越修越通,人心越修越齐,正如当初徐志林预料的那样,修通了路,节约了成本,合作社也得到了进一步发展,让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种植中药材的前景,加入合作社的村民增加到28户,其中有6户是贫困户。
徐志林介绍,下一步,合作社将扩大种植规模,同时带动更多村民参与中药材种植,“我找村民和合作社‘借’了一条路,当然要和大家一起走上致富路。”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有梦想的新农人都在农讯论坛 立即加入 马上注册
在线客服
在线咨询
咨询热线
400-888-888

举报|公告|手机版|小黑屋|最新帖|农讯之家 ( 鄂ICP备14011483号 )|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1974号

GMT+8, 2020-6-2 04:13 , Processed in 1.345322 second(s), 38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